75失聯者希望渺茫

深圳渣土垮塌八日後
28/12/2015
12495
收藏
分享

本月20日上午11時40分,深圳西北部光明新區紅坳村柳溪工業園後側發生嚴重山泥侵瀉,一百多米高的人工渣土堆疑受天雨沖刷,從工業園後山瀉下,一排排四五層樓高的樓房像骨牌般接連倒下,短短數秒鐘掩埋33幢廠房和宿舍,近百人被埋。事發至今已逾八日,仍有75人失聯。雖然搶救工作仍不分晝夜持續進行,官方確認遇難人數仍是七人,但失聯者生存的希望已非常渺茫。

廢渣土淹沒33幢廠房,航拍圖令人怵目驚心。(CFP圖片)

26日,救援現場舉行哀悼儀式,搜救人員為遇難者默哀。(新華社圖片)

前日(26日)是事故遇難者的頭七日,當日上午11時41分,救援現場舉行默哀儀式,參加悼念的人員手捧白色菊花,向泥沙掩埋的土堆鞠躬默哀,工程車輛及設備鳴笛三分鐘。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廣東省長朱曉丹等人依次向土堆獻上白菊,參與救援的武警、消防官兵和工作人員神情肅穆,有人忍不住哭泣,由於事故現場仍存在風險,遇難者家屬並未到場。

現場一幢被沖毀的樓房,如同破布一般扭曲破敗,可見衝擊力之大。(CFP圖片)

深圳市委書記馬興瑞(左三),25日向全體社會大眾致歉。(CFP圖片)

最高檢介入查瀆職

國務院滑坡災害調查組25日公布調查結果,認為此次山泥傾瀉並非自然地質災害,而是生產安全事故。深圳市委書記馬興瑞同日在新聞發布會上向全體民眾道歉,並完全擁護及配合國務院對事件的定性,稱事故損失慘重,對人民群眾生命和財產造成重大損失,對深圳特區形象造成巨大負面影響,「在此代表深圳市委、市政府向所有遇難者表示哀悼,並向全社會作出道歉」。此外,最高檢也已派員介入事故調查,與廣東省檢察機關組成專案小組,依法嚴查事故所涉瀆職等犯罪。

倖存者從廢墟中伸出的手,緊緊握著救援人員。(CFP圖片)

事發68小時救出首位生還者

事故發生隔日,現場官兵利用生命探測儀在五、六處地點發現生命跡象,同時聽到塌泥現場有微弱的呼救聲和金屬敲擊聲,救援人員一刻不停歇,分成數個小隊輪翻挖掘。23日清晨,救援人員挖開一座廠房樓頂,聽到洞內傳出呼救聲,在通力合作下,終於救出一名被埋67小時的19歲男子田澤明。救援人員表示,田男被埋處有房樑支撑,雖然右腳被夾住,但空氣可流通,加上身邊有瓜子、柚子等食物,才能讓他撑到現在。田男表示,還有另一名女子一同被埋,初期兩人還能聊天,但一天之後就再也沒聽到她的聲音。

現場瀰漫腐臭味

事發至今已八日,深圳當局已三日未更新失聯人數,繼續加緊挖掘搜救工作,有消息稱現場已傳出遺體腐爛的氣味,相信不少失聯者已身亡,救援人員都已穿上防化服工作,避免感染屍體攜帶的細菌和病毒,預計救援工作仍須進行一段時間。

城市建設超速 廢渣土「井噴」成長

論速度,自1990年代以來深圳經濟發展如同一部按了快轉的電影,萬丈高樓平地起,數十年內與建城數千年的北京、廣州平起平坐,然而大量的建設也帶來大量的渣土,據《深圳晚報》早前的報道,渣土問題 早在2006年就超過收納的平衡線,多個受納場均使用完畢,而多條公路、軌道交通、大運會場館等建設仍如火如荼進行,渣土成「井噴」式成長。報道稱,每年生產約3,000萬立方米渣土,足可填滿三個水庫。

除了現實問題,超額渣土也導致非法偷排亂倒、非法受納場的出現,監管存在漏洞。據香港「端傳媒」網站報道,引發此次事故的紅坳渣土受納場,在環評項目中被列為「環保工程」,建在「生態控制線」以內,「生態控制線」原為保護生態資源與空間而設立,然而自2009年來卻有600個城建項目佔用線內區域。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深圳這次垮塌的不只是渣土,恐怕也是城市發展的秩序與信心。

收藏
分享

相關新聞

推薦新聞

找不到相關內容

實時天氣

溫度
26°C
濕度
96%
大致多雲。間中有驟雨。可能有雷暴。吹3至4級南至東南風。
天氣資料由地球物理暨氣象局提供
在澳門時間 2019-05-26 21:01 發佈

七日預報

5月27日 (一)
溫度 27°C
濕度 98%
大致多雲。間中有驟雨。有幾陣雷暴。吹3至4級偏南風及有陣風。
5月28日 (二)
溫度 28°C
濕度 95%
大致多雲。有幾陣驟雨及雷暴。吹2至4級偏南風及有陣風。
5月29日 (三)
溫度 28°C
濕度 98%
大致多雲。間中有驟雨。有幾陣雷暴。吹2至4級東南風及有陣風。
5月30日 (四)
溫度 29°C
濕度 95%
大致多雲。有幾陣驟雨及雷暴。吹3至4級南至東南風。
5月31日 (五)
溫度 30°C
濕度 95%
多雲,短暫時間有陽光。有幾陣驟雨。吹3至4級南至西南風。
6月1日 (六)
溫度 30°C
濕度 95%
多雲,短暫時間有陽光。有幾陣驟雨。吹3至4級南至西南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