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協成立作用是協調勞資矛盾及關係

李振宇:工會法立法須深思社協作用
24/01/2022
9978
收藏
分享
李振宇:工會法立法須深思社協作用

工會法公開諮詢早前結束,立法會議員李振宇認為在工會法立法過程中,有兩個問題難以迴避。首先是勞動三權即自由結社權、集體談判權和罷工權的立法問題,政府究竟會採取怎樣的態度和方式推動,是「一步到位」,還是「分步落實」。其次是在勞動三權立法的具體法律條文中,應否納入社協職能以及如何規範和發揮相關職能。

他指,社協設立的目的是希望「有助於社會、勞工和諧關係的發展,及本地區經濟增長的成果有公正及平衡的分配。這種分配有利於社會有意義的進步。」社協成立後,在處理勞資矛盾、協調勞資關係、促進經濟發展、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因此,《澳門基本法》第一百一十五條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設立由政府、僱主團體、僱員團體的代表組成的諮詢性的協調組織」,這是對社協作用的肯定。

他續指,對於類似社協這樣一個社會對話三方機制,國際勞工組織(ILO)高度肯定,認為該機制是一個解決問題的機制,是實現社會公平、經濟效率和民主參與的手段,對於保護勞動者權利、促進確定工資、改善勞動條件和促進可持續企業非常重要。在「ILO」187個成員國當中,161個具有國家層面的社會對話機構。在內地,2015年發布了《關於構建和諧勞動關係的意見》,冀通過完善三方機制職能,健全工作制度,充分發揮政府、工會和企業代表組織共同研究解決勞動關係重大問題的關鍵作用。2021年中華全國總工會發布了《中國工運事業和工會工作「十四五」發展規劃》,亦提出將進一步健全協調勞動關係三方組織體系,努力構建多層次、全方位、網格化勞動關係協商協調格局。這些事實都反映了社協的重要性。

他表示,本澳社協的地位似乎有所弱化。勞動關係是社會經濟生活中最基本、最重要的社會關係,試問缺乏頂層的重視、設計和規劃,又怎能充分發揮社協應有的作用?當前社協不但缺乏「向前走」的謀劃機制,導致建設目標方向不甚明確,亦缺乏「回頭看」的檢討機制,這又怎能做到創新工作制度和模式,彰顯效能?

在「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草案)》和有關文件及起草工作的說明」中明確指出,社協的具體職能由特區政府根據情況自行規定,而現行《核準社會協調常設委員會之組織法》為回歸前所訂。故此,他建議政府結合勞動三權立法尤其是工會法立法,前瞻性思考如何充分發揮社協作用,在工會法具體法律條文中予以規定,結合實踐依法完善與《澳門基本法》實施相配套的制度和機制的表現,是依法治澳的法制建設的必要舉措,也是接軌國際,立足現實,通過「制度化」、「規範化」和「程序化」手段加強社會對話,落實執行《第三方協商促進履行國際勞工標準公約》和現行勞動法律,來預防、減少或避免社會衝突,提升社會合作質量,維護社會穩定,促進企業可持續發展,實現僱員體面勞動的關鍵措施。(編輯:胡可兒

檢舉
檢舉類型:
具體描述:
提交
取消
評論
發佈

力報會員可享用評論功能

註冊 / 登錄

查看更多評論
收藏
分享

推薦新聞

找不到相關內容

七日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