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問題的左右根源
25/01/2016
9892
收藏
分享

據集全球三分二CEO、多國政要的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前日閉幕,討論的內容與其是對世界經濟的預測,不如說是對人類世界危機的解救,從中國經濟、「伊斯蘭國」、歐洲難民、石油價格到人工智能, 企業的經營者與各國的領袖需要前瞻的眼光保護自己的投資,進而解決問題。

不過,在達沃斯討論的問題,絕不是純粹道德的,譬如難民問題。德國與英國作為歐盟的領頭羊,面對難民問題卻有截然不同的立場。人口老化、生育率低迷的德國為難民張開雙臂,除了道德考量,變是為了讓年輕力壯的新移民為德國經濟注入新血,填補勞工的缺口,讓德國GDP的成長率進一步超過預期,這是德國的盤算。然而,撫養比率高於德國的英國,只看得見難民帶來的問題,熱情自然大減。

當面對外來難民與本國人口的衝突時,德國總理默克爾信誓旦旦的說「我們做得到」,但她的政治夥伴、德國總統高克卻在達沃斯論壇中大扯後腿,直言德國接收難民的數量已達極限,「無論從政治上還是道德上而言,都有必要制定一個限制性的策略,保證國家正常運作,也為了讓難民切實得到所需的幫助」。雖然高克並不認同右翼分子所希望的大門緊閉,但他仍然認為,不尊重國家法律、破壞和平的人,不應該被容忍。

高克的發言反映的是默克爾當前最大的危機,對難民的容忍正不斷挑戰民眾耐心的底線,不論近期增加的多宗性侵、搶劫罪行,是不是都與難民有關,不能否認的是,很多德國人甚至歐洲人已經沒有耐心了。

在本次的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中,政治正確的高地正受到民粹主義的入侵,「特朗普式」的陰影正在考驗政治人物的智慧。近年來極端右翼政黨在歐洲各國及歐盟的亮眼戰機,使人擔心排外的民粹抬頭,會推動被認為是危險或輕率的政策,例如提高關稅、排拒難民、甚至對氣候變遷視若無睹,而對極端右翼的最後防線,又正因為難民問題而出現動搖,默克爾作為自由主義右翼代表,自身的去留令人堪憂。

然而,極端右翼卻未必純粹來自難民與移民問題。許多研究顯示,真正的極端右翼分子,往往住在郊區,與難民接觸的機會有限,而自英己故首相戴卓爾夫人以來,新中間路線的出現削弱了以往左右派之間的區隔,勞工權益的代理人付之闕如,這個真空狀態才是極端右翼興起的主因,難民問題恐怕只是社會轉型以來諸多矛盾的引爆點。

收藏
分享

相關新聞

推薦新聞

找不到相關內容

實時天氣

溫度
26°C
濕度
96%
大致多雲。有幾陣驟雨及雷暴。吹3至4級東至東南風及有陣風。
天氣資料由地球物理暨氣象局提供
在澳門時間 2019-05-25 21:03 發佈

七日預報

5月26日 (日)
溫度 29°C
濕度 98%
大致多雲。間中有驟雨及雷暴。吹3至4級南至東南風及有陣風。
5月27日 (一)
溫度 29°C
濕度 95%
大致多雲。有幾陣驟雨及雷暴。吹3至4級偏南風及有陣風。
5月28日 (二)
溫度 29°C
濕度 95%
大致多雲。有幾陣驟雨及雷暴。吹2至4級南至東南風及有陣風。
5月29日 (三)
溫度 29°C
濕度 95%
大致多雲。有幾陣驟雨及雷暴。吹2至4級東南風及有陣風。
5月30日 (四)
溫度 29°C
濕度 95%
大致多雲。有幾陣驟雨。吹3至4級東南風。
5月31日 (五)
溫度 30°C
濕度 95%
大致多雲。有幾陣驟雨。吹3至4級南至東南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