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家變(下)
2019-03-19 22:23
4209
收藏
分享

作者:岸南

沉寂的凌晨時分,又再次到臨。

本應平靜的時間,卻讓芳芳的心臟不停地急速跳動。

她的丈夫阿偉睡得愈香,她就愈緊張。

因為「約定」的時刻,正是她丈夫熟睡的時候。

從溫暖的被窩走出來,她的目的是為了打開這個家的大門,讓另一個人入主,或許是第一次做這種事,她的軀體已急出冒出大量冷汗,不停地回頭看看自己的老公,又看看在另一間房熟睡的一對兒女。

本來幸福的大門,已被打開,芳芳用發抖的雙臂,緊緊地抱著成哥,好像用身體來告訴對方,要不要考慮取消行動。

「先不要緊張,很快……很快就可以成事了。這樣吧,你先到樓下走走,過一會兒再回來,這樣的話,萬一出了事,你也可以有不在場的證據。」阿成輕輕推開她的擁抱,說。

「你對我真是好,我思索了一整個晚上,真的不想連累你。要不,要不我們現在放棄?」芳芳無助地問。

「不!我已經下定了決心。去吧,別讓其他人看到我們在談話。還有,事後我會馬上回大陸,會在珠海的老地方等你,你把他的頭七、保險等事都弄好了,我們再匯合。」阿成說話後,等不及芳芳回應,就俏俏地走進屋內,把門關上。

他入屋後,小心翼翼地向接近完全漆黑的大廳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然後又一步一步地靠近睡房。

「先用沾上阿摩尼亞水的毛巾掐著阿偉的鼻,然後迅速地用軍刀刺向其心臟位置,再把阿芳放在抽屜的現金拿走,營做出打劫的現場。」阿成把事前想好的方案在腦海中重演一次,接著慢慢地走進房間,按照計畫好的程序辦事。只是,計畫好的事情,並沒有預期般順利,那男人在他差不多靠近的時候,突然間睜雙眼,彈了起身。

「你幹甚麼?」獵物在說話時,阿成已迅速一刀刺向,再用力把刀抽出來。

「打劫啊!死老鬼。」阿成眼見對方已驚慌得全身僵硬,無力還擊,再狠狠地連刺兩刀,務求讓他永不能再動。第一次殺人的他,不知道是緊張過度還是殺得起勁,竟然忘記了最重要的事,就是按著對方的口封聲。

一聲如鬼哭般非常的慘叫聲,打破了本來寂靜的房間,嚇得阿成後退了一步,冒出冷汗來。

「我求求你,別殺我們……抽屜裡有兩萬元,你拿去吧!放心,我去到醫院才報警,好嗎?」阿偉無力地癱在地上,看著兇手緊握著匕首,一步步迫近,用手按著不停流血的傷口,哀求地說。

「我要打劫的東西,是要等你死後才可擁有的。」阿成一邊說,一邊快速地用刀在獵物的咽喉處狠狠劃下去。

本來以為這一刀下去,所有的聲音都會立刻消失,卻又萬萬想不到,尖叫聲不但沒有停下來,反而更響。

芳芳的兩個兒子,在剛才父親的慘叫聲發出時,已經醒來,他們連衣服也來不及穿上,便衝到父母的房間,目睹父親被殺害的一剎那。

「我不想的,是你們在迫我。」阿成見被人發現,殺意更濃,立刻衝了出外,捉拿起年紀較幼小的,一刀在她的要害中刺下去。

而哥哥,看見父親和妹妹被殺,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立刻衝向壞人拼命。但只是小孩的他,這樣的行為,只是送死。

「為甚麽要殺我家人!」小孩一拳拳憤怒地向殺人兇手打下去。

「要怪就怪你媽媽!」阿成挨了兩腳後,狠下心腸,把男孩用力地按在地上,一刀一刀地連刺十刀。

「停手啊,別殺我的孩子。」芳芳流著淚眼,狂瘋地打著她的情郎,說。

「芳芳,我都是被迫的。」阿成說話後,把心一橫,一刀刺向曾經的姘頭的心臟。

「你……你為甚麼,連我都殺?」「我也不想的,真的不想的!殺了你,一切都變成徒勞,殺了你,那份保險一毛錢我也拿不到。但是……但是你看見我殺了你的兩個寶貝,一切都回不了頭,原諒我吧,我要趕著走了。」阿成把匕首抽出來,拼命地連捅數十下,接著立刻衝進廚房洗手,走出門外,裝作若無其事地離開。

收藏
分享

其他專欄資訊

相關资讯推薦

找不到相關內容

實時天氣

溫度
26°C
濕度
95%
大致多雲。吹3至4級南至東南風。
天氣資料由地球物理暨氣象局提供
在澳門時間 2019-04-22 21:00 發佈

七日預報

4月23日 (二)
溫度 30°C
濕度 95%
天晴,部份時間多雲。吹3至4級南至西南風。
4月24日 (三)
溫度 31°C
濕度 95%
天晴,部份時間多雲。吹2至4級南至西南風。
4月25日 (四)
溫度 31°C
濕度 95%
多雲,部份時間有陽光。吹3至4級南至西南風,間中5級及有陣風。
4月26日 (五)
溫度 29°C
濕度 95%
多雲,短暫時間有陽光。有幾陣驟雨。吹2至4級南至東南風。
4月27日 (六)
溫度 27°C
濕度 98%
多雲。間中有驟雨。有幾陣雷暴。吹3至4級東至東南風及有陣風。
4月28日 (日)
溫度 28°C
濕度 95%
大致多雲。有幾陣驟雨。吹3至4級東至東南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