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黑道殺手(下)
2019-06-18 22:23
4319
收藏
分享

為了解大雄的這個案件,李Sir已經連續三天,日以繼夜地去調查,從賭場的監控電視,大雄的朋友和仇家,他都一一抽絲剝繭。

「李Sir,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老輝看見他憔悴的面容,不忍心地問。

「不用了!回去也是睡不著的。」李Sir 說。

「反正現在也沒有太多的頭緒,倒不如先回去睡一睡,說不定會有靈感。」老輝說。

李Sir沉思了一會,接著又說:

「也不是完全沒有方向,他在賭場輸了接近三百萬,這三百萬元是碼仔借給他的。只是我有一事想不明白,大雄在黑道中很有名堂,三百萬對他來說不算是問題,就算輸了錢也付得起有餘。怎樣想,也不會是不付錢,而給人分屍的,更何況,如果他不給錢,兇手也只會綁架他,再勒索其家人。」「我的看法有點兒不一樣。」老輝喝了杯茶,接著說:「我覺得,有時候不一定要讓規矩和固定的思維去局限自己,如果這個是一名變態殺手,他絕不會以正常的思維去犯案。再者,近年來,很多國內、韓國、日本、香港等黑幫過來澳門碼放數,他們的犯罪思維,並不是我們一直遇過的。」「再說吧,如果大雄輸了錢,若果他認為是騙局,就不會找數,礙於他在澳門黑幫的身份和地位,對方還真的不敢找他家人要錢。我覺得,他們可能氣憤過度,把他殺了,又怕事情傳了出去,在澳門混不下去了,所以把他分屍處理。」「嗯。」李Sir聽過老輝的分析,雖然口中沒有認同,但手中還是拿起了當天的碼資料,仔細再看一次。

「這人是零五年從大陸投資移民來到澳門的,他的老闆叫國哥,他們的團夥近年找了同鄉來幫他疊碼,發展也算快。不過,我還有一件事想不通,由大雄賭輸錢到他遇害,都不足一天,按理來說,對方也只是想要錢,不會無故的殺害他。」李Sir說。

「李Sir 別急,這是我深圳朋友給我寄來的資料。」老輝說話時,已把資料傳給他看。

「你這個傢伙,原來背著我幹了這麼多事。」李Sir說。

「也是為了把兇手找出來。」老輝拍了拍李Sir 的肩膀說。

「好吧,言歸正傳,我們重點分析一下小何。」李Sir喝了一杯咖啡。

「李Sir,二十年前,大雄在深圳一家地下賭場中,輸了五百萬元,這個地下賭場的負責人,就是國哥。而且按資料來看,國哥一直在找大雄還債,但大雄認為當日是國哥擺下天仙局來裝他,所以一直不認賬。本來,國哥也沒有刻意的去收債,但最近金融風暴爆發,聽說國哥也蝕了很多錢。還欠下一身債。」「資料的來源是……?」李Sir 好奇地問。

「是深圳一個刑警給我的。」「按這樣推測下去,小何這個殺手,是國哥派來收債的?」「是的。」李Sir 又喝了杯咖啡,想了一下,突然點了點頭,又問。

「有沒有查過,小何是否已經出境?」「還在澳門,而且已被跟蹤。」「快!快把他捉回來!」李Sir說話時,老輝的手機突然響起了,傳來了好消息。

「老輝,人已經捉了。」「好!快帶他來警局。」老輝還沒有把手機掛掉,就立刻和李Sir 分享了這個消息。

「好,我們準備回來,告訴你一件事。剛剛大概問了,原來小何是國哥派來收債的,但他當日看見大雄在豪賭,貪念起了,便走過去借錢給大雄,誰料大雄輸光了,又不還錢,所以小何就動了殺機。」「好吧,我等會慢慢地審問。」老輝掛線後,突然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快感湧上心頭,大喊了一聲「Yeah !」

(完)

力報會員可享用評論功能

註冊 / 登錄

收藏
分享

其他專欄資訊

相關資訊推薦

找不到相關內容

實時天氣

溫度
25°C
濕度
82%
天晴。吹2至3級偏東風。
天氣資料由地球物理暨氣象局提供
在澳門時間 2019-10-19 21:00 發佈

七日預報

10月20日 (日)
溫度 24°C
濕度 75%
天晴,部份時間多雲。吹3至4級東至東南風。
10月21日 (一)
溫度 29°C
濕度 85%
大致天晴。吹2至4級東至東北風。
10月22日 (二)
溫度 29°C
濕度 85%
大致天晴。吹3至4級偏東風。
10月23日 (三)
溫度 29°C
濕度 90%
天晴,部份時間多雲。吹3至4級偏東風。
10月24日 (四)
溫度 29°C
濕度 90%
多雲,部份時間有陽光。吹2至4級偏東風。
10月25日 (五)
溫度 29°C
濕度 90%
天晴,部份時間多雲。吹2至4級偏東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