瑣事積怨數年疑兇監視死者一家

一個目光對峙竟挑發殺機
02/08/2016
46734
收藏
分享

一個不「友善」目光,加上酒精催化,就此引爆一股積聚數年的怨念,亦因此奪去一條寶貴的生命!

司警昨日透露筷子基威翠花園兇殺案的進一步案情,原來死者一家與疑兇過去數年,因走廊雜物攞放及噪音問題,已發生多次爭執,警方亦曾經介入調停,無奈積怨不但沒法化解,還愈積愈深;未知是否忌憚死者兩名兒子任職警員的身份,疑犯竟在家門外裝置監控鏡頭,窺探對方一舉一動,伺機趁對方不備猛下毒手,前日下午,疑兇返家時與死者小兒子目光一對視,殺人惡念頓生,悲劇就在這時發生……

據威翠花園的大廈管理員透露,疑犯與死者一家曾發生多次爭執,即使警方介入亦難調停。 (資料圖片)

姓鄭疑犯(52歲)昨午由司法警察局總部被押往檢察院期間,只見他中等身高,但身材壯實,在黑布頭套下的一雙眼睛呆滯無神,他被控以涉嫌殺人、殺人未遂及禁用武器三項罪名。

30年光陰換一命

由於本澳已廢除死刑及無期徒刑,故殺人罪最高只可判25年,若加上其他罪行,徒刑最高可達30年;換言之,鄭男一旦獲刑30年,刑滿時已是八旬老人。

疑犯只因瑣事而犯下殺人大罪,代價可能是30年的牢獄生涯。(袁金秀攝)

司警表示,疑犯是本澳居民,任職凍肉公司雜工,與妻子及女兒居於筷子基海灣南街威翠花園C座16樓一單位,與複姓歐陽(59歲)的死者一家為鄰居關係。

至於這宗駭人的兇殺案如何發生,司警昨日披露較詳細案情。司警表示,死者一家與疑犯過去數年一直因為走廊攞放雜物和噪音問題發生爭執,亦曾因此需要警員介入處理,無奈雙方積怨頗深,即使有第三者介入,仍然無法排解死結。

疑犯是本澳居民,任職凍肉雜工,與死者一家是鄰居關係。(袁金秀攝)

目光對峙 埋下殺機

前天(上月31日)早上,疑犯放工回家時,在大廈走廊遇到死者幼子,死者幼子疑不滿被鄭男不「友善」目光注視,於是厲目回敬,兩人就此發生口角,不排除疑犯得知對方警員身份,加上對手年輕力壯,不敢與他正面對峙,雖然懷恨在心,卻只能後悻悻然返回住所,一邊喝酒一邊籌劃報仇大計。

疑犯及後透過裝在門外的監控鏡頭,不斷在家中監視死者一家動靜,並準備了兩把連柄長約一呎的斬肉利刀。這一切動靜,歐陽一家全不知悉,更不知道一場血腥殘暴的惡行,已迫近眉睫。

疑犯在住所(貼有「出入平安」橫幅)大門左上角裝有監控鏡頭,用以窺探死者一家動靜。 (資料圖片)

監控鏡頭 陰霾窺探

至同日下午1時,疑犯透過監控發現死者住所大門打開,即時離開住所,趁機衝入對方單位,用兩把利刀狂斬死者及其幼子,死者妻子見狀立即逃離單位向鄰居求助,期間打鬥聲音驚動了當時正在房間休息的死者長子,兩兄弟合力將疑犯制服。

身中七刀 刀刀奪命

死者在與兇徒糾纏期間身中七刀,兩邊面部、頸部、胸口以及手臂均有長度三至26厘米不等的刀傷,其中胸前傷口更長達26厘米,消防員到場時已發現其意識糢糊,最終延至當日下午3時20分傷重不治。而死者幼子及疑犯亦在過程中受傷,幼子現時情況穩定,但仍需留院觀察。

事發後,司警對轄下人員親屬的不幸離世,表示沉痛哀悼並致以深切慰問,同時強烈譴責疑犯的暴力行為,將全力配合有關當局的調查工作,並委派專責人員跟進傷者的狀況,盡最大努力對死者家屬作出支援。

疑犯與死者小兒子口角後,伺機報復時備下一對呎長鋒利斬肉刀。(袁金秀攝)

收藏
分享

相關新聞

推薦新聞

找不到相關內容

實時天氣

溫度
22°C
濕度
98%
晚上9時至凌晨0時內港一帶會因天文潮出現輕微水浸。大致多雲。有幾陣微雨。有薄霧或霧。吹2至3級南至東南風。
天氣資料由地球物理暨氣象局提供
在澳門時間 2019-02-20 21:00 發佈

七日預報

2月21日 (四)
溫度 24°C
濕度 99%
天氣潮濕。大致多雲。有霧。末期有雨。吹2至3級南至東南風。
2月22日 (五)
溫度 19°C
濕度 95%
氣溫下降。大致多雲。有幾陣雨。吹3至4級偏北風。
2月23日 (六)
溫度 18°C
濕度 95%
多雲。間中有雨。吹3至4級北至東北風。
2月24日 (日)
溫度 18°C
濕度 95%
多雲。有幾陣雨。吹3至4級北至東北風。
2月25日 (一)
溫度 21°C
濕度 95%
多雲,短暫時間有陽光。吹3至4級東至東北風。
2月26日 (二)
溫度 23°C
濕度 90%
多雲,部份時間有陽光。吹3至4級偏東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