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上)

魔法少女菈菲

「各位同學,今天的課先到這裡,放學前就先自習吧。」老師望了一眼牆壁上的時鐘說。 「好嘢!終於放學了。卡卡,來我家『食雞』嗎?」小南一臉興奮地說。 「對不起小南,肥揚早就約我了。不如這樣吧?我們一起去肥揚家『食雞』,三個人一起玩更開心呢!」「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好期待呢!」小南開心地說完,便拉著卡卡的手往肥揚家跑去。 「呵呵,男生真是很噁心呢!瑪麗,我說得對吧?」菈菲一臉不屑地說。 「男生們怎麼惹到你了菈菲?」瑪麗雙手捧著手機,邊玩邊回應道。 「你沒聽到嗎?他們……他們居然玩甚麼『食雞』,還要三個男生一起玩,到底要怎麼玩,好髒好猥瑣啊!」菈菲被自己腦海中的畫面嚇得抱住自己。 「那很平常啊,我也經常和他們一起『食雞』的。」瑪麗平靜地說。 「甚麼?不是吧?瑪麗你居然……居然會和他們一起玩這種東西?就算要玩,也要挑對象啊!」「你到底在說甚麼啊菈菲,『食雞』啊! PUBG 手機遊戲,現在很流行的遊戲,你看!」瑪麗把手機正在玩的遊戲遞給菈菲看。 「這是……『食雞』?不是那種『食雞』嗎?」菈菲一臉疑惑。 「這就是『食雞』啊!不然你以為是甚麼?菈菲你臉蛋怎麼紅了起來,不是生病了吧?」瑪麗擔心問道。 「不不不不不!我沒事我沒事!我沒有在想甚麼色色變態的事情!」菈菲極力否認地說。 「哈哈哈,菈菲還是和平常一樣奇怪。好啦,『食雞』就只是一款多人線上的手機遊戲罷了,你不玩玩試試看嗎?」瑪麗慫恿道。 「不了,我不玩手機遊戲的,而且我也沒有時間玩!」菈菲失落地說。 就在這時,放學的鐘聲響起,老師拾起桌上的課本,對同學呼籲:「各位同學,最近濠江市內發生多宗襲擊和傷人案,各位放學後記得趕緊回家,注意安全啊。」「知道了,老師。」全班同聲說。 「好!那下課吧。」隨著老師離開課室,最先衝出班房的就是那三個相約放學「食雞」的男生,而其他同學亦陸陸續續地離開。 菈菲把抽屜裡的文具和書本塞進書包,正想和瑪麗一起離開,卻發現後者一點收拾東西的意思都沒有,仍拿著手機玩著俗稱「食雞」的遊戲。 「瑪莉,回家時間到了。」菈菲提醒。 「等我玩完這一把,五分鐘!五分鐘就好。」瑪麗不耐煩說。 「可是,你不是還要去練琴嗎?不趕快就來不及了。」「好了好了,菈菲你先走吧,呆多一會我跑過去就是了。我們明天見,菈菲。」瑪莉敷衍一下,又繼續沉迷到遊戲的世界裡。菈菲也只得嘆了一口氣,便獨自離開了課室。 「喂, 小金, 我是不是很好老套?連『食雞』這樣流行的東西也不懂。」菈菲失落地說。 「這也不能怪你,你在尋找SM南的過程中,心靈或多或少也會被他的變態行徑污染,一聽到『食雞』便想到別的也是正常。 不過,你也不用太記在心上,要是沒有那款遊戲的話,也許你的理解才是正確的呢?」小金分析道。 「不過話說回來,這遊戲到底是甚麼來的,居然連瑪莉這樣的乖孩子也這麼沉迷,要不我也試試玩一下?」菈菲托著腮道。 「魔法少女和『食雞』嗎?感覺挺合襯的。」小金想了想就說。 「亂講甚麼!好了,我們先回家,然後把遊戲下載來玩玩吧,就這樣決定了。」「好吧,總要讓你休息一下,今天我們就不找SM南了。」(待續)

04/05/2018
17848

拍案驚奇▪本土真人真事改編

賭鬼(下)

漆黑之中,豬炎從惡夢中驚醒,嚇得他都不敢再閉上眼睛,心臟跳動急速,從來不信鬼神之說的他,突然間雙手合十。 「有怪莫怪,有怪莫怪……」豬炎開著了全屋的燈,懇求地說話後,喝了杯定驚茶,漸漸又回到床上,慢慢又再次閉上眼睛。 雖然是開著了燈光來睡,但疲累不堪的他,還是呼呼大睡起來,又回到同一個夢之中。 又是閉路電視中的相似一幕,又是自己工作的賭廳內,有著形形式式的人在賭錢,不同的是,那些賭客的數量,好像比錄像中看到的還要多。 豬炎把注意力集中在出現問題的賭檯上,他仔細地觀察,赫然發現,在這張逼滿人的賭檯周圍,竟然多了一個人,那是個年紀約四十至五十歲的女人,但奇怪的是,她下注的籌碼金額是和遺失了的籌碼金額是一樣的,而且兩組皆重疊著。 「我明了,是犯人趁人多,把籌碼疊在其他人的籌碼上,然後拿走。」「不!之前看錄像時明明是沒有這一幕的。」夢中的豬炎不斷在猜想推敲,直到他看到另一幕,那個懷疑偷籌碼的女人,手上的籌碼居然還寫有「冥通」二字。 「這人到底是誰啊?」豬炎在問自己的同時,那人突然望著閉路電視的鏡頭,展露出古怪的笑容。 「不要多管閒事,否則你不會有好日子過的。哈哈哈哈!」豬炎再次被同一情景嚇醒,但這次的夢,比上一次的更清晰,細節位更多,同時也更觸目驚心。 那個對著他笑的女人,在夢中時沒有察覺,但醒來後,就漸漸地想起了一些事情來。 「兩年前,此人好像在賭場中,輸了百多萬元,一下子就破產了,後來在一份報紙上,好像讀到有關她自殺的新聞。」「對!一定是她。但……為何她會出現在我的夢中?」豬炎一邊躺在床上,一邊胡思亂想,直到差不多到了上班的時間。 返工的鬧鐘響起,豬炎帶著滿腦子怪事和惶恐,把身體抽離床被,洗面刷牙,換衫返工,但無論他在做甚麼,腦中無時無刻都還是想著那件事。 剛剛回到公司,他馬上便走到自己的房間,立即把視頻錄像打開。 「對,現實世界就是沒有那回事。」豬炎看到錄像跟自己夢中所看見的不一樣,又自言自語起來。 能證實那夢是假的,他感到身心放鬆不少,但整個人突然間累了很多。 「事實和夢是不一樣的,那麼,那遺失籌碼的答案又是甚麼?」豬炎把身體攤在沙發上,再多開一次錄像。 他跟自己發誓,這次一定是最後一次看,此後誰讓他再看,都不會再看了,否則就辭工! 看過無數次的影片,又再次播放。 莊荷開了個大,然後開始派彩,整個過程,豬炎都非常熟悉,他這次把目標鎖定在那兩百元的籌碼之上,接著把錄像放到最大,而速度就調到最慢,務求能看到一些新發現。 接近播相形式的速度,在到達戲肉的時候,豬炎驚訝地發現,不知哪來多了一隻手把賭檯上的籌碼拿走。 怪奇的是,當鏡頭放大少許,這隻古怪的手,立刻便消失不見了,而更奇怪的是,那隻手戴著的手錶款式,和夢中那個女人所戴的是一模一樣。 豬炎把片中奇怪的地方截了圖,再寫成報告,用心地思考了一會,就把報告交到上司黃總手上。 「你這是甚麼意思?有鬼?敷衍我?」黃總極不滿地說。 「你聽我解釋,我昨天發了個夢……」「別說了,你回家繼續發夢吧!以後不用再回來了!」黃總暴怒地說。 「這個……」豬炎心知不妙。 「滾出去!」黃總把豬炎趕出房門,抽了口煙,把抽屜打開,接著把報告放進去。 在他記憶之中,這已是第四份提交上來的「鬼」報告。 對上的,就是豬炎的前任、前前任和前前前任。 (完)

02/05/2018
21609
找不到相關內容

七日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