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菈菲

(第五回下)

充滿著外國流行曲的舞步。 金光閃閃的出場姿態。 每一樣,都讓搖滾大媽怒火中燒,咬牙切齒。 她總是認為,在軒轅結界內是不應該出現外國勢力的。 「你這個崇洋媚外的怪物,老娘今天就要把你滅了!」搖滾大媽咆哮後,調整了自己的姿態,動一動手指,播放出在軒轅結界中,極強悍鏗鏘的音樂──〈紅色娘子軍〉。 這絕招的厲害之處,在於感染力極強,能操控敵人,並將對手變為自己的手下。 正如此刻的頑童怪一樣,已經被〈紅色娘子軍〉所感染,把槍頭對準SM 南。 「向前進,向前進!戰士的責任重,婦女的冤仇深,古有花木蘭替父去從軍,今有娘子軍扛槍為人民……」隨著搖滾大媽的歌聲不斷增大、擴張,頑童怪就像對她愈來愈忠心似的,成為她的士兵,不停向SM 南發動攻擊。 面對密集式的吸魔彈攻勢,SM 南知道不能被他擊中,便左閃右避,在不知不覺間,居然跳起了韓國的艷舞。 在戰鬥之前,他從來沒有想過,這兩隻怪物會互相合作,更意想不到的,是他們倆的合作竟然產生了極為強大的化學作用。 頑童怪能讓躲避者跳起艷舞,搖滾大媽能用歌聲摧毀敵人心智,兩種以控制別人為主的技能同時攻向自己,讓他的身體產生了一股奇怪的感覺。 一方面,他思維不斷被搖滾大媽騷擾,心癢難耐,而另一方面,身體又被頑童怪控制,做出跟自己風格不符的動作。 身心受到嚴重騷擾的他,知道要擊敗他們,最佳的方法就是用更強的騷擾來對付他們。 但要做到這一點,首先要擺脫他們的攻擊。 只需要一秒的空檔時間,便足夠! 「小妹妹,你快蹲下身子,要不然會受傷的。」SM 南一邊脫去自己的上衣,並高高舉起,在頭上不停轉動。 「甚麼意思?」躲在一旁的菈菲不解地問。 「你走到我身前站著不動就可以。」SM 南一邊說,一邊舉高腳,擺起鋼管舞的姿勢。 菈菲本來打算走到他身前,但見他好像想脫下褲子,立刻又縮沙。 「快!」SM 南大聲命令。 「好吧……」菈菲答話後,便不願意地走到SM南身前。 「肉盾術!」SM南見菈菲已走到他身前,電光火石間施展出咒語,胸前附近發出了幾道白色的幼絲,綁住菈菲,順勢把她拉到自己身前。 「啊!是『乳首相撲術』?」小金見到SM南的動作,馬上驚訝地衝口而出。 許多年前,SM 南就是用此招,征服了銀河系結界。 SM南淫淫笑了一笑,用乳頭控制著菈菲,為他擋住了所有射過來的吸魔子彈。 就在他出現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他們的控制術,對只有少量法力的菈菲來說,都是無效的。 「看招吧!」SM南在說話的同時,高速旋轉,把菈菲當成肉彈,揮向頑童怪,活生生地把他轟向附近的牆上,令他不省人事。 「哈,這個厲害的武器,當然要收下了。」SM南動了動乳頭,搶走了頑童的魔法槍械。 「你到底是甚麼人,居然可以不受〈紅色娘子軍〉的控制?」SM南露出奸笑,從身上拿出了一部播著倉老師教學片段的iPad,說: 「只要把集中力放在別的地方,就可以了。」「可惡!受死吧,變態佬,搖滾廣場舞是無敵的!」大媽吼叫時,停唱了〈紅色娘子軍〉,接著深呼吸了一口氣。 她準備使出的,是最強的殺著——〈最炫民族風〉。 這首紅遍軒轅法師的歌,正是她最強的本領。 音樂,已激昂地奏出。 從來沒有正常人能抵得住這半分鐘的音樂,準備演唱。 只是SM 南並非正常人。 火光之間,他掏出玉捧,高速地擊向大媽的口部,阻止她開金口。 不消一秒,被玉棒塞進嘴巴的搖滾大媽,失去了出招的本錢,血氣倒流,不慎暈倒在地。 「好!又收拾了兩件垃圾。」SM南笑了笑,吸走了他們剩餘的魔法力,在轉眼間消失於房間裡。 現在餘下的,只有還清醒,正在驚訝嘩然的小金。 牠知道,能使出「乳首相撲術」的SM南,已一步步地恢復令世人懼怕的力量。

20/04/2018
27460

拍案驚奇▪本土真人真事改編

望廈魔鬼山(下)

陣陣的風,帶著陰森無比的寒意。 猴子哥期待已久的事情,終於發生了!翠兒,已緊緊地抱著他, 只不過,他並沒有預期中的滿足和成功感。 雖然豐滿的乳房緊緊地貼著健壯的胸膛,但除此之外,還有更多其他的東西在貼著他。 一雙一雙在黑暗裡發光的眼睛,雖然翠兒不停地告訴自己,那些只不過是貓兒的瞳孔,但無窮無盡的恐懼,卻像揮之不去般。她此刻的感覺,就有如被數道寒風從小腿一直摸到大腿之間,不停被性搔擾。 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恐慌,此刻嬌小的女孩兒採取的方法,只有緊緊地抱緊著自己的朋友,猴子哥。 「唔好驚,有我,有我……有我保護你。」猴子哥發著冷顫抖地說。 「我都唔知點解,對腳好似麻痺咁……」翠兒口齒不伶俐地說。 「放鬆少少,我哋一步一步走回去。」「對不起,我咁失態。」翠兒說。 「邊有……」猴子哥本來想講「邊有,你咁靚。」但突然之間,他彷彿看見有幾名壯漢,在用舌頭舔著心上人的頸部,而側面更有一形貌像色鬼一般的物體,瘋狂地對她毛手毛腳。 「翠兒,唔係我。」我的手抱著你的腰。 「我知,你係唔係睇到啲乜?」翠兒驚慌地問。 「無,無……講下笑啫。」「我知道,但我感覺到好似有啲嘢喺度摸緊我。」翠兒哭了出來,說。 「唔好亂估,可能係陣風比較凍,一時間凍到啲血管行得慢,所以麻痺……所以有錯覺,唔緊要,一係你扶住我行落去。」「好啊。」翠兒答話後,立刻轉身,讓猴子哥扶著自已。 「好啦,慢慢行返落山。」猴子哥把翠兒抱在左側,再嘗試伸出腳步,慢慢走落山。 只是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何時,他的下身出現了生理反應,想走卻不敢走,怕被翠兒發現。 「喂,你就爽啦。」猴子哥在勉強踏出一步時,忽然聽到有人跟他耳語。 猴子哥想了一會,非常肯定是自己撞了鬼,更立刻唸著:「有怪莫怪,你哋放過我啦……」「咩啊,我哋幫你搞掂條女,多謝都冇句?」「係囉,你今晚都食得啦,點多謝我哋先。」「唉,啲後生都唔識知恩圖報嘅。」「唔好講咁多,有表示先放你走。」猴子哥茫然地站在原地不動,聽著耳邊不斷傳來的說話,想了一會,記起書中所講,此山曾經有一段時間是軍營,大多數都是黑種人,所以又名黑鬼山。 想到此時,再想回剛才發生的事,所有東西,都像是黑墨墨的,立刻用空著的手,做了一個向軍人致敬的動作,說:「請!請長官批準通過。」「啊,算你識做啦。」一把奇怪的聲音說。 「無咁簡單,嗱,你依家嘴對嘴Kiss落去,咁我哋就走。」「哦。」猴子哥驚呆地說。 「放心,你條女係聽唔到我哋講嘅嘢。」「你點啊,有乜事?我好驚啊!」翠兒見猴子哥像失去靈魂一樣,站在原位動也不動,便拉著他的手,緊張地問。 「有。」猴子哥說話後,不知哪裡來的力氣,突然把翠兒抱到前方,深深的向著她的小嘴吻下去。 「你做咩啊?」翠兒推開他,紅著臉說。 猴子哥搞不清她是生氣還是露出愛意,全身發熱,不知所措。 「你就話啱啱佢撞鬼,你Kiss佢一嘢,係為咗救佢,而自己都會減壽一年。記得,仲要話互相愛慕先有用。」「啱啱……啱啱你撞鬼,以前我睇過書,話如果撞鬼,只要被你中意嘅人Kiss,就會好返……」翠兒思考了一會,忽然覺得自己恢復了,不再寒冷,而剛才所有不良的感覺,也像煙消雲散了。 「唔通,我真係中意咗佢?」翠兒一邊走,一邊想,想到一半,突然想起剛才的事,心跳立刻加速起來。 而她的手,也不知在何時,被猴子哥牽著了。

18/04/2018
21085
找不到相關內容

實時天氣

溫度
18°C
濕度
84%
大致多雲。吹3至4級北至東北風。
天氣資料由地球物理暨氣象局提供
在澳門時間 2021-10-23 21:00 發佈

七日預報

10月24日 (日)
溫度 23°C
濕度 90%
多雲,部份時間有陽光。吹3至4級北至東北風。
10月25日 (一)
溫度 25°C
濕度 90%
天晴,部份時間多雲。吹3至4級北至東北風。
10月26日 (二)
溫度 27°C
濕度 90%
多雲,部份時間有陽光。吹3至4級東至東北風。
10月27日 (三)
溫度 28°C
濕度 90%
多雲,部份時間有陽光。吹3至4級東至東北風。
10月28日 (四)
溫度 28°C
濕度 90%
多雲,部份時間有陽光。吹3至4級東至東北風。
10月29日 (五)
溫度 28°C
濕度 90%
天晴,部份時間多雲。吹3至4級東至東北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