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藝術家!黃家龍:先放下 才找到自己
2019-07-21 23:17
4708
收藏
分享

黃家龍的雕塑作品,近年更加簡樸自然,愈見個人風格。

放下全職教師的包袱後,黃家龍的創作更自在。

黃家龍為「藝文薈澳」創作的戶外大型展品「踱步者」,在龍環葡韻展出。

「 踱步者」展覽在龍環葡韻舉行至10月6日。

「 踱步者」雕塑都面向不同角度,增加想象空間。

軍盔亦是黃家龍過往喜歡的創作塑材之一。

黃家龍老師相當佛系,這與他喜歡到西藏寺廟放空有關。

「我沒有使命感,只有好多的偶然性!」自稱佛系藝術家的黃家龍老師,近期為首屆「藝文薈澳」創作了全新的雕塑作品「踱步者」。長期從事教育工作,卻不喜歡被固定在舊式體制內工作的他,作為一個澳門藝術家,對藝術、文化及教育,自有他的一番見解。 (文:游子欣 圖:蕭偉強)

黃家龍自小受身為畫家的父親薰陶,在沒有太大推動力之下,便很理所當然地選擇了藝術家作為終生事業,就如他說,教書只是副業,藝術創作才是他的主要工作。所以,他在理工學院破紀錄地當了15年的兼職教師,也不願意成為一個正規教師。他回憶道:「當時我報讀廣州美術學院時,很堅定地把三個志願統統都填上廣州美院,也沒有考慮自己是否一定要成為藝術家,也不知道將來的路會怎樣。九十年代互聯網還不盛行,只是覺得世界很大,自己見識很少,完全沒考慮搞藝術是否足夠糊口。」

童年睡在畫室裡

黃家龍是在畫室裡長大,他指當時條件一般,家人都是睡在畫室,室外最光猛的角落,就是爸爸工作的地方,總覺得那裡像個祭壇。他笑謂:「我四、五歲時已偷偷弄他的顏料,他只教我畫素描,一些基本美術概念、訓練觀察力,到再大一點看到他在教班,便進去跟他的學生一起學畫畫。」童年的根底很紮實,奠定他未來的路向。

曾經熱血遭受批評

談到教書工作,他倒說:「不要把我說得很高尚情操,教書也要出糧吧!我曾經以為自己有這份情操,但錢不夠用時,就發覺自己原來不是那回事。」黃家龍開始發現想以教學生來圖利時,便很討厭自己,也有掙扎過,那種藝術氣息好像消失了。他坦言年輕時也熱血過,當時澳門社會動盪,他在一些社運中站得很前,也曾遭受同業批評,指他教壞細路。

為教學包袱掙扎過

黃家龍說:「我做過教育,以前是全職老師,但幾年後發覺教書很消耗,很累。還是專注創作更適合,不想浪費了藝術創作中把想象變成實物的這種能力,我想把自己的想法用另一角度釋放出來。」談到學生的出路,黃家龍輕嘆謂:「遇過不少很有天分的,可惜後來家長來電,說孩子是家裡的經濟支柱,叫我不要阻他們到博企工作,藝術創作只是他們的興趣。」也有一些能堅持的,現在也成為了我的生意夥伴。「只要聽到有人說『跟過黃家龍』,我已經很開心。」對於放棄當全職教師,他亦很佛系:「你手拿著一件物件,它就甚麼都不是;一放手,它就甚麼都是。那就乾脆放手吧!」

西藏寺廟洗滌心靈

在鑄造雕塑的過程,學成回到澳門後他也曾因為太投入重塑原人的容貌神態而失去方向,找不到藝術創作的源頭,總覺做得不夠好。黃家龍自謔懵懂,常要前輩提點:「我經常很放空,不知自己做甚麼。我在求學時期及教書時期每鑽到牛角尖時,便跑到西藏的寺廟裡,呆坐看著工匠們鑿佛像,完全放空,洗滌心靈。」

刻劃佩索亞觀感世界

黃家龍待人態度與個人創作風格都一樣親切隨和,近年他的作品更偏重個人風格,最近他獲邀為大型國際藝術活動「藝文薈澳」操刀,在龍環葡韻展出共24尊「踱步者」,以抽象形態及分散形式演繹葡國詩人佩索亞的不同形象分身,進入他的多變文學世界。

力報會員可享用評論功能

註冊 / 登錄

收藏
分享

其他專欄資訊

相關資訊推薦

找不到相關內容

實時天氣

溫度
25°C
濕度
82%
天晴。吹2至3級偏東風。
天氣資料由地球物理暨氣象局提供
在澳門時間 2019-10-19 21:00 發佈

七日預報

10月20日 (日)
溫度 24°C
濕度 80%
天晴,部份時間多雲。吹3至4級東至東南風。
10月21日 (一)
溫度 29°C
濕度 85%
大致天晴。吹2至4級東至東北風。
10月22日 (二)
溫度 29°C
濕度 85%
大致天晴。吹3至4級偏東風。
10月23日 (三)
溫度 29°C
濕度 90%
天晴,部份時間多雲。吹3至4級偏東風。
10月24日 (四)
溫度 29°C
濕度 90%
多雲,部份時間有陽光。吹2至4級偏東風。
10月25日 (五)
溫度 29°C
濕度 90%
天晴,部份時間多雲。吹2至4級偏東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