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生優育變「憂生憂育」

生活壓力 社會氣氛 都是原因
18/03/2022
38819
收藏
分享
生活壓力 社會氣氛  都是原因
生活壓力 社會氣氛  都是原因
生活壓力 社會氣氛  都是原因
生活壓力 社會氣氛  都是原因
生活壓力 社會氣氛  都是原因
生活壓力 社會氣氛  都是原因

本澳出生率下降,外界關注年輕人「憂生憂育」的原因。(資料圖片)

中華教育會副理事長吳少蘭(左)、婦聯副秘書長黃梁君(右)。(郭善如攝)

意見認為,生活壓力與社會氣氛都是影響生育的原因之一。(資料圖片)

議員李振宇認為,出生率下降原因多樣,政府應做好人口研究。(受訪者提供圖片)

本澳出生率下降,為何年輕人生育意願低落,成為近期城中熱話。本澳去(2021)年全年新生嬰兒共5,026名,按年減少519名,出生率為7.4‰,是自2005年以來錄得的最低水平。

意見指出,出生率低對社會發展和勞動力造成影響,長久而言亦會影響經濟的可持續性。中華教育會副理事長吳少蘭、婦聯副秘書長黃梁君昨(16)日出電台時事節目「澳門講場」與聽眾共同探討鼓勵生育政策。聽眾林小姐認為,本澳現時置業難,生活壓力大增導致生育率下降,建議政府應調升出生津貼和增設育兒津貼。【本報記者郭善如、梁佩茵報道】

生育率問題是目前許多國家與地區普遍面對的問題,然而除了物價、樓價之外,還有哪些因素影響年輕人的生育意願,而政府在政策方面又可以如何下手?

黃梁君表示,特區政府首個五年規劃中,提到鼓勵「優生多育」,第二個五年規劃卻改為鼓勵「多生優育」,同時增加了「家庭友善政策」,反映政府近年來對出生率的重視。

根據婦聯在上(2)月發布的婦女生育意願調查結果中顯示,大部分受訪的「90後」,她們的生育意願是調查群體中最低的。她認為,影響「90後」生育意願的主要因素是因為雙職家庭工作繁忙,加上育兒開支大,同時又要面對供樓壓力,擔心若子女出生後,無法為他們提供一個幸福的成長環境。同時調查亦顯示,現時本澳婦女晚婚情況亦逐漸增加。

擔心無法為小朋友提供優質生活

而有多位聽眾反映,現時低收入、高房價、教育政策是導致出生率不斷下降的主要原因,認為現時澳門經濟環境差,市民收入大減,加上房屋、物價等等各種問題,現時年輕人的收入只能勉強維持生活,無法為小朋友提供優質的生活和成長平台而選擇不生。

政府現時鼓勵「多生優育」,但聽眾林小姐認為,當局現時的政策,令她感到「憂生憂育」。現時出生津貼5,000元,雖較往年有所提高,但她認為此政策對提高生育率沒有起到實質性的作用,建議當局可以參考鄰近地區,考慮推出育兒津貼。

林小姐又表示,「90後」所承受的經濟壓力比其他年齡層更大,政府連最基本的住屋問題,都未能為市民解憂。市民收入減少,物價卻不斷上漲,樓價有增無減,大部分年輕一代根本無法負擔得起供樓壓力,希望政府可以盡快為市民解決住屋問題。

另外,現時家長十分重視教育資源,為了從小培養孩子,會為子女報讀不少興趣班,吳少蘭認為這樣反而令育兒成本不斷增加,同時亦令小朋友壓力倍增。另外有家長建議學校拓展暫托服務,緩解雙職家庭壓力。吳少蘭表示,學校可以研究考慮推出暫托服務,調當調節教師資源,加强家校合作。

社會環境未能給予年輕人信心

除了樓價壓力與生活壓力,議員林宇滔認為與社會氛圍也有關係。他昨日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除了房屋問題,年輕人同樣關心社會是否穩定舒適,有否足夠就業空間、自身能力有否條件成家立業,他不認為澳門現時的社會環境能給予年輕人信心,加上未來幾年的經濟前景未必向好,令現時更多年輕人生育意願低。而一些人即使有好的經濟條件亦未必想生育,他們認為現時生育只是令下一代受苦,因此一個穩定、有前景的社會氛圍對出生率亦非常關鍵。

至於本澳現時的鼓勵生育措施,林宇滔直言,針對生育率的直接資助其實只是治標不治本,例如現時出生津貼金額由2018年的1,957元增至5,418澳門元。「實際上唔會因為嗰幾千蚊想生BB!」加上該出生津貼要求在子女出生前12個月中最少已向社會保障制度供款九個月,若失業半年或以上則無法取得津貼,他認為此措施在鼓勵生育制度上並不完善。

指出生率低因結婚人數大減

李振宇倡加強人口政策研究

統計暨普查局公布去年出生率為7.4‰,是自2005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引起社會廣泛討論。工聯總會副理事長、議員李振宇表示,去年新生嬰兒大幅減少與2020年結婚率大幅下降有關,社會毋需過分焦慮,但出生率持續下降仍需引起重視,冀政府科學評估出生率下降對本澳經濟社會長遠發展可能造成的影響,適時調整人口政策,促進本澳可持續發展。

李振宇表示,出生人口與初婚人數具有很高的相關性。因疫情影響,2020年本澳登記結婚人數大減。根據統計暨普查局相關資料,2020年,本澳結婚登記僅2754宗,較2019年的3,724宗減少26%,這直接導致去年出生率大幅下降。不過,去年結婚登記為3,277宗,較2020年增長19%,可以預料今年出生率或將有所增長。

李振宇指出,出生率下降原因多樣。通常來說,出生率下降與經濟發展是同步的,但宏觀層面的經濟社會發展並不直接作用於出生率的變動,而是通過中間環節影響生育行為。如現代社會家庭中,女性普遍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勞動參與率和社會地位不斷提高,愈來愈多女性從單一的「生兒育女」的傳統角色中得以解放,令結婚年齡、初育年齡不斷推後,擠壓生育空間。不少人不再秉持父輩「養兒防老」、「多子多福」的觀念,不希望自己的人生被家庭或孩子束縛,希望追求自身人生發展。

李振宇強調,人口是一個國家或地區的命運。沒有人口的可持續發展,就談不上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出生率持續下降會導致少子化及老齡化,建議政府加強人口政策研究,科學評估出生率下降對經濟社會發展可能造成的長遠影響,適時調整人口政策,促進本澳可持續發展。

檢舉
檢舉類型:
具體描述:
提交
取消
評論
發佈

力報會員可享用評論功能

註冊 / 登錄

查看更多評論
收藏
分享

相關新聞

推薦新聞

找不到相關內容

七日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