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更大的蕭條?
03/04/2020
31790
收藏
分享
一場更大的蕭條?
一場更大的蕭條?

努里爾.魯賓尼

魯賓尼宏觀經濟研究會CEO,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經濟學教授。Copyright:Project Syndicate

市場擔心將出現一次大蕭條,並引致失業潮。(法新社圖片)

與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甚至是大蕭條相比,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對全球經濟的衝擊不僅來勢更猛,而且也更為嚴重。在前兩個事件中,先是股票市場暴跌了至少50%,信貸市場陷入停滯,隨後就是大規模破產,失業率飆升至10%以上,而GDP則以每年10%甚至更高的比率萎縮。

上述流程走一遍總共花費了大約三年的時間,但在當前這場危機中,類似的宏觀經濟和金融慘狀在三周內就成為了現實。

本月早些時候,美國股市僅用15天時間就跌入了熊市區域(從最高點下跌20%),也是有史以來最快的跌幅。如今市場已經累計下跌了35%,信貸市場停擺,信貸息差(比如那些垃圾債券)已飆升至2008年的水平。就連高盛,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等主流金融企業都預計美國第一季度的GDP年化萎縮幅度將達6%,第二季度則為24%至30%。而美國財政部長史蒂夫.姆努欽(Steve Mnuchin)則警告說失業率可能飆升至20%以上——這可是全球金融危機期間最高水準的兩倍。

經濟出現I型下滑

換句話說,總需求的每一個組成部分——消費,資本支出和出口——都處於前所未有的自由落體狀態。儘管大多數擅長自圓其說的評論家,都曾預測會出現一場V型下滑(產量在前一個季度急劇下降,然後在下一個季度迅速恢復原狀),但目前可以明確的是新型冠狀病毒危機完全是另一碼事。當下發生的經濟萎縮狀況,看起來既不是V形也不是U形,也不是L形(急劇下滑隨後停滯)。相反,它看起來像個字母I:一條代表金融市場和實體經濟持續暴跌的垂線。

甚至在大蕭條和二戰期間也未曾像今天的中國,美國和歐洲那樣暫停大部分經濟活動。最理想的結果是經濟衰退雖然比當年全球金融危機時更嚴重(就全球總產出的減少而言),但持續時間較短,能在今年第四季度恢復正增長。這情況下,當隧道盡頭出現一絲光亮時市場就會開始復原。

恢復正常的先決條件

但是這種最理想狀況需要具備幾個條件:首先,歐美及其他受災嚴重的經濟體需要出臺廣泛的新型冠狀病毒檢測、追蹤和處理手段,強制隔離措施以及效法中國那樣的全面封鎖政策。同時由於大規模開發和生產疫苗可能需要18個月,因此必須大規模配備抗病毒藥物和其他療法。

其次,雖然那些貨幣政策制定者們,已經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把全球金融危機後三年的活都幹完了,但他們必須繼續想盡一切辦法,制定非常規措施來應對危機。這意味著出臺零或負利率;加強前瞻性指導;實施量化寬鬆;放寬(私人資產購買)信貸以支持銀行、非銀行機構,貨幣市場基金甚至那些(發行商業票據和企業債券融資的)大型企業。

美聯儲擴大了其跨境掉期額度,以解決全球市場美元流動性嚴重短缺的問題,但我們現在需要更多的便利措施以鼓勵銀行,向那些流動性不足但仍具備償付能力的中小企業放貸。

第三,政府需要出臺大規模的財政刺激措施,包括通過「直升機式撒錢」的方式直接向家庭分發現金。考慮到本次經濟衝擊的規模,發達經濟體的財政赤字,需要從相當於GDP的2至3%,增加到大約10%或以上。在這方面也只有中央政府,才擁有足夠強大的資產負債表以制止私營部門崩潰。

直升機式撒錢

但這些赤字型干預措施必須被完全貨幣化。如果它們是通過標準政府債務來融資的話,利率必將急劇上升,而復蘇也會被扼殺在搖籃之中。在這種情況下現代貨幣理論學派中的左派一直提倡的干預措施,包括「直升機式撒錢」已成為主流。

不幸的是,在最理想狀況下發達經濟體的公共衛生應對策略,仍遠未達到遏制疫病大流行所需的水準,而目前正在討論的一籃子財政政策,既不夠龐大也不夠迅速,不足以為及時復蘇的實現創造條件。這樣一來出現一個新版本的大蕭條,所謂更大蕭條的風險就與日俱增。

除非疫情得到遏制,否則全球經濟體和市場將繼續自由下墜。但即便這場疫情或多或少地受到控制,到2020年底仍可能無法恢復總體增長,畢竟到那時候,又可能出現一個新病毒亞型來激發一場新疫情;許多人寄予厚望的治療性干預措施,或許達不到預期效果,至此經濟將再度萎縮,市場也會再次崩潰。

大規模赤字催生高通脹

此外,如果大規模赤字的貨幣化開始催生高通脹,特別是如果一系列與病毒相關的負面供應衝擊拉低了潛在增長,則相關財政應對措施可能會陷入困境。同時許多國家根本無法以本國貨幣來實施此類借款,那麼有誰能去救助新興市場中的政府、企業、銀行及家庭?

無論如何,即使疫情及其經濟後果得到控制,全球經濟仍然可能面臨許多「白天鵝」式尾部風險。隨著美國總統大選臨近,新型冠狀病毒危機將讓位於西方與至少四個另類體制大國(中國、俄羅斯、伊朗及朝鮮)之間的新一輪衝突,而這些大國已經在使用不對稱的網路戰來從內部搞亂美國。這些必將實施的、針對美國大選進程的網路攻擊,可能會導致極具爭議的最終結果,並引發「操縱選舉」的指控,以及徹底陷入暴力和內亂的可能性。

這次我們可能沒那麼幸運

同樣,正如我之前指出的那樣,市場大大低估了今年美國和伊朗之間爆發戰爭的風險;中美關係的惡化也在加速,因為雙方都在指責對方,要為新型冠狀病毒的大規模流行負責。當前的危機可能會在未來數月和數年中加速全球經濟原本就已經出現的巴爾幹化和分裂。

而這樣一個風險三連環:無法遏制的疫情,配置不足的經濟政策武器庫和地緣政治白天鵝事件,足以使全球經濟陷入持續蕭條和金融市場崩潰的危險之中。雖然2008年崩潰之後那些強有力(儘管有所滯後)的應對措施,使全球經濟得以從懸崖邊生還,但這次我們可能就沒那麼幸運了。

檢舉
檢舉類型:
具體描述:
提交
取消
評論
發佈

力報會員可享用評論功能

註冊 / 登錄

查看更多評論
收藏
分享

相關新聞

推薦新聞

找不到相關內容

實時天氣

溫度
28°C
濕度
92%
大致多雲。吹3至5級南至西南風及有陣風。
天氣資料由地球物理暨氣象局提供
在澳門時間 2020-06-03 21:00 發佈

七日預報

6月4日 (四)
溫度 31°C
濕度 95%
多雲,部份時間有陽光。有幾陣驟雨。可能有雷暴。吹3至5級南至西南風及有陣風。
6月5日 (五)
溫度 31°C
濕度 98%
多雲,短暫時間有陽光。有幾陣驟雨及雷暴。吹3至5級西南風及有陣風。
6月6日 (六)
溫度 29°C
濕度 99%
大致多雲。有驟雨。間中有雷暴。吹4至5級西南風及有陣風。
6月7日 (日)
溫度 31°C
濕度 98%
多雲,短暫時間有陽光。有幾陣驟雨及雷暴。吹3至4級西南風及有陣風。
6月8日 (一)
溫度 32°C
濕度 95%
多雲,部份時間有陽光。有幾陣驟雨。吹3至4級偏南風。
6月9日 (二)
溫度 33°C
濕度 90%
天氣酷熱。天晴,部份時間多雲。吹3至4級偏南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