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過捉姦禁錮 見過裸體屍體 最怕載到白衣長髮女

行家親述業界異聞錄
16/07/2021
13888
收藏
分享

本澳酒店職員及的士司機這兩個行業,都會經常接觸不少不同的人,行業間亦有不少奇談。(專題組攝)

的士司機黃生(化名)向本報透露更多行業奇聞怪談。(專題組攝)

司機黃生指出,業界傳聞有司機曾在海灣行駛期間,感覺到有「人」拍車門。 (資料圖片)

發生在路氹城一酒店客房內的肢解女屍案,兇手在客房浴室肢解女屍後僱用的士將碎屍運到大潭山山邊丟棄,引起坊間熱議發生在兇宅或運屍車輛的靈異事件。每個行業都會有行業間的奇異經歷及傳統禁忌。

繼上星期本報爆出酒店肢解案事件細節後,引起坊間討論,很多市民都關心酒店及的士業界所發生的事情,而上周向本報爆料的酒店房務管家阿文(化名)及的士司機黃生(化名),在受訪時亦向我們透露了不少業界的奇聞怪事……

在本澳某酒店任職房務管家三至四年的阿文(化名),從業時間不算長,卻已見過酒店內各種奇聞怪事。他接受本報訪問時談及這些怪事顯得哭笑不得,他言道:「酒店有好多得意嘢,我啲同事遇過捉姦、賣淫啊。」而其中一件事更可用恐怖來形容。

房內沒人 門卻打不開 原來是…

他回憶著該「恐怖」經歷稱:「遇過一單不知是自殺還是怎樣,有一個人坐在淋浴間,但對方已經死去,當時有一位房務同事想開門,但怎樣開也開不到門,最後發現,原來是那條屍體頂著門,怎樣開也開不到。」聽到記者也毛骨悚然,最後他再補充道:「我也是聽同事說此事的。」

同事親歷禁錮案受害者逃脫過程

阿文指,靈異怪事自己從任職起未曾遇過,但關於犯罪事件,他則經常遇到,其中一宗事件為自己同事所經歷,他憶述此事說:「有宗個案,我記得是我同事接,是一單禁錮案件,一位女士趁犯人離開房間,便用自己方法逃脫,走出去走廊,當時她沒有穿上衣,即上身赤裸,全身被綁著,口部亦被塞住毛巾,毛巾更被咬到滿口鮮血。」阿文表示,通常發生類似的禁錮案件,且疑犯及受害者均處於同一房間,會叫多名警察到場,之後再開門處理事件。

賭場識朋友以便偷竊

近年本澳警方常常接報一些被朋友在酒店房偷竊財物的案件,阿文指這些事其實是有些搞笑,他指:「這些事真的讓人哭笑不得,事發通常是有一些人,即犯人,在賭場中場因為賭博在當日認識到不同朋友,於是犯人會在當日要求到不同朋友的酒店房住宿或休息數小數,但其實是要到朋友的房間偷竊或打刧等,到最後報案,聽到各方人描述犯人的特徵,才得悉他們的朋友是『共同朋友』,即是被同一人打刧,常常都會發生這些事。」

假豔遇真賣淫 性交易糾紛層出不窮

而金錢糾紛亦經常出現,特別是與性工作者有關的。阿文指,通常性工作者會到賭場中場找客人,但並不會表明自己是妓女,賭客們眼見有如此冶艷美女在前,通常都會被迷至神暈顛倒,當晚「大戰300回合」,但完事後那名美女便會向賭客收錢。他憶述稱:「有次有一個賭客賭到沒有錢,那妓女便打爆酒店警鐘叫警察來,說要告該賭客強姦,事後該賭客給了那女子身上2,000元人民幣及手提電話便了事。」

載到白衣長髮女 不敢看倒後鏡

已任職了數年的士司機的黃先生可謂見慣風浪,他遇過不少離奇怪事,其中有一單發生在深夜時分:「有一天夜晚1時多,我在官也街載了一個白色長裙同長髮的女人,上車後她跟我說要去竹灣,我說竹灣很遠沒有人出來我要收附加費,還是你坐別的,她就說不怕,會付足車費。開車後我一直不敢看倒後鏡,因為她又穿白色裙又長髮深夜時分,去竹灣的路一直沒有人。去到目的地,放下她我便急急腳走了,車費只收齊頭便算了。」他猶有餘悸地道。

經過海灣西墳 常感覺有人拍打車門

而在墳場附近的海灣花園一帶,原來也是的士司機間最令人感到陰風陣陣的地方,他分享說:「海灣那邊,晚上就有司機經過,會感覺到有人拍車門,明明沒有人的路,但經過就有人拍車門,還有些行家說,明明在街上,在西墳那邊,遠看感覺有人站著看著你,但駛近卻是甚麼都沒有,所以有些行家寧願走遠一點行舊橋,都不願走友誼橋。」

怪人怪客不能盡錄

怪事接二連三,黃生也遇過與「人」有關的怪事,他憶起此事時,更忍不住笑:「我曾在皇朝接了兩個男人,應該喝完酒出來的,上車後就在吵架,一個說要去海濱,一個說要去跨境。兩人上車後,一直討論去哪個地方,幾分鐘都未有結果,最後開始吵架。其中一人說,『去海濱先,順路一點。』

之後我一直開到海濱,另一人又說要去跨境,兩人又再吵架,便載他們到跨境,之後原本去海濱的那個人又在吵「做乜你啱啱唔落車,依家嚟到跨境」兩人又說返轉頭,接著我便問『是否回海濱』,那兩個人說『回皇朝!』之後我就回到皇朝,原本以為他們是要回去繼續飲酒,怎料兩人分別上了兩架的士,分開走。難怪讓他感到哭笑不得。

車箱激情未敢勸告

除了奇怪的事,的士司機亦會遇到很多讓人無奈的事,特別是一些「激情」的行為。黃生無奈地說:「有一些客人,一看就知是性工作者,一上車就開始做出曖昧行為,然後兩名客人一說是去酒店,就知道是釣來的,(性工作者)在街上叫遊客那種,(你怎處理?)由得他們,現在有錄影等等,難道叫他們檢點一點嗎,不行的(不會叫他檢點一點?)不會的,只要他們不弄髒車,不能話他們,現時有錄影等等拍著,不可以說甚麼,他們都買你服務。」

檢舉
檢舉類型:
具體描述:
提交
取消
評論
發佈

力報會員可享用評論功能

註冊 / 登錄

查看更多評論
收藏
分享

相關新聞

推薦新聞

找不到相關內容

七日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