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上)

魔法少女菈菲

不消一會兒,菈菲總算回到家, 並把「食雞」遊戲下載到手機裡。 「甚麼?為甚麼我的角色只有一 條內褲?剛剛選擇的時候不是很帥氣 的嗎?」菈菲驚訝道。 「那是你課金後才有的裝備,要 是不穿內褲就過不了審核,你的角色 可能就是赤裸裸的了。」小金解釋。 「小金快看,那個人的樣子是不是 有點熟悉?」菈菲指著屏幕中的其中 一個身影,那是一個穿著皮革短褲、 裸露上身、胸前掛著鐵鏈的角色。 「不用看了,那肯定就是SM 南。」小金嘆氣道。 「為甚麼你這樣肯定?」菈菲問道。 「他的角色ID就叫SM南啊,配上 那一身變態打扮,肯定就是他本尊。」 「小金,你看他到底想幹甚麼?」菈 菲指著那個疑似SM南的角色說:「他 用那根大棒子對著遊戲裡那條管道插來 插去,到底想幹甚麼?」 就在菈菲疑惑的瞬間,那根被攻擊 的管道突然噴出大量黃色液體,附近幾 個被黃色液體污染到的角色都紛紛顯示中毒身亡。 而菈菲距離液體爆發的位置,尚可正常操控角色離開,但屏幕卻突然 顯示伺服器維護的公告,看來這遊戲是暫時玩不了。 「這到底是甚麼情況?」菈菲感到莫名其妙。 「菈菲,我覺得事情不簡單。剛剛那一刻我感知到魔法波動。我可以肯 定這件事情一定和SM 南有關。」小金激動地說。 「冷靜點,就算知道又怎樣,我們在現實裡一樣找不到SM南的尾 巴。」 這時樓下傳來媽媽的呼叫聲:「菈菲,功課做好了沒有?是時候吃飯 了!」 「看來就算是放假,要處理的事情還是有很多。」菈菲嘆了一口氣,便 下樓去用餐了。 當晚菈菲有嘗試過再登入遊戲,可還是被告知伺服器維護尚未完成, 結果到頭來,菈菲還未搞清楚「食雞」到底是怎麼樣的遊戲。 第二天回到班房,只聽見大家都議論紛紛。 「聽著昨晚賈伯樂提督街爆 屎渠,聽講臭暈了很多人。不 過,最神奇的是,聽說屎渠上滿 布一個個細洞,就像被人用棍子 插穿過一樣。」 「小金, 昨晚在遊戲裡不 是……?」菈菲暗道。 「嗯,難道插爆屎渠就是SM 南幹的?看來有調查的價值。菈 菲,我們放學後去看看吧。」 這時上課的鐘聲響起了,但在 課室裡的同學卻比平常少了一半。 「今天請假的同學比較多,而且 昨晚收到消息,我們的小南同學放 學後和朋友一起玩遊戲,當晚就昏 迷被送進醫院。」老師在這裡要提醒 大家,玩遊戲要適量,不能沉迷過度影響學習。 「居然連瑪麗也請假了?難道,班上同學請假的原因,也和那個手機遊 戲有關?」菈菲努力思索。 「菈菲,我覺得這事件太不尋常了。我先去爆屎渠的現場看一下,你就 先安心上課吧。」小金說。 「好吧,小金你要小心。」 小金終於在接近放學的時候回來了,菈菲和小金一放學便立即趕往現 場。 只見現場已經被清理得七七八八,除了空氣中仍有一絲「芬芳」訴說 著這裡曾經發生的慘劇。 「菈菲!快!趁還有一絲魔法波動,快啟動你的手機程式!」小金焦急 道。 「我中午試過了,那遊戲還是進不了……噫?怎麼現在能進了?」菈菲 驚訝。 「我猜得果然沒錯,變身吧菈菲,你就會知道一切了。」 待續

11/05/2018 00:00
64221

父親的錢

拍案驚奇▪本土真人真事改編

我父親生前有一些積蓄,但他走時,帶不走一分一毫,最後錢被我大哥和大嫂全部吞掉了。 大哥是父親一生中最愛的兒子,女兒們全部都要靠邊站,毫無家庭地位,因此姊妹們沒有一個人有勇氣提出任何異議。 我永遠忘記不了那天沉痛悲哀的場景……父親安靜地躺在樓上他的睡房,一具冰冷的身體,一張沒有體溫的床板。要不是有張白布蓋住他的臉部,我都不相信這個悲痛的事實。 我揭開他臉上那張白色的布,看見他安祥地熟睡著。他就這樣永遠熟睡了。 我十分捨不得他就這樣睡去,我揭開蓋在他臉上的白布兩次,嘗試想叫醒他,但是,他沒有回應,他依然熟睡著。 我撕心裂肺的哭喊聲,他都聽不見了。 他為家庭勞碌了一生,現在很疲倦地睡著了。他需要長長久久地休息,而且永遠地放下一切瑣碎事務,睡覺去了,永遠甚麼都不用再管了。可能上天看見他活得太受氣、太辛苦,於是安排他上西天極樂世界去了。 送過父親上了黃泉路之後,我跌跌撞撞、恍恍惚惚地回到了自己的家。漫漫長夜,我的淚水濕透了枕頭,臨近天亮,我才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我在夢裡看見父親站在我床後邊,他像往常一樣慈祥地看著我,並告訴我,他有一筆錢,放在我嫂子的小兒子書包裡。 我睜開了眼睛,父親就消失不見了。畢竟是做夢,我沒有多想,合上眼睛繼續睡,但是當我再次合上眼時,父親又再出現在床後邊,重複著剛才說的話。 我屢次睜開眼,然後再合上眼,都出現同一個夢境,每個夢境都是同第一個夢境一模一樣的。 他始終站在同一個位置,不肯離去。他始終要反反覆覆進入我的夢中,究竟是怎麼回事?可能是我太想念父親了,我乾脆坐在床上,不睡覺了。 到了第二年清明節,姐妹們都齊聚娘家,一起去拜祭父親。 正當大家都準備好出發的時候,嫂子房間突然傳來她驚恐的叫聲,原來是放在她櫃子裡面,我父親生前留下的那一筆錢不見了。 她慌亂地從房間衝出來,指著我們這班姊妹大聲地罵著,她罵我們娘家都是賊,說要搜身,姐妹們氣憤地拒絕了。於是,她拿起手機要撥打報警電話,被我大哥阻止了。 在場氣氛一片緊張,誰都在互相猜忌。嫂子氣急敗壞地扯著在場每個人的手提袋、背包、衫袋、褲袋,均未有任何發現。 姊妹們不理會嫂子,各自提著拜祭物品出門了,嫂子哭哭啼啼,遠遠地跟在後邊。 她那個五歲的小兒子背著書包,拽著她的衣角,也跟在後面。 大姐調侃她說:「我父親走的那天,我哭得喉嚨都嘶啞了,你還笑了,現在去拜祭他時,你反而哭了。」我們到了墳場,到達父親的墓地,清理了現場的小草和垃圾,擺放好祭品。 大家按輩分高低開始輪流拜祭著,這時,我發現嫂子的小兒子不知去向。我和嫂子在墳場到處尋找,終於在墳場門口那個大大的化寶爐旁邊找到他。 只見他拿著一根長長的鐵棒,正在撥動化寶爐裡面的紙幣。 熊熊的火苗從化寶爐裡面飄出來,燻得他眉毛也冒了煙。嫂子急忙拉開他。 突然,我發現有張燃燒著的紙幣從化寶爐裡面飄出來,掉在地上時火光熄滅了,剩下燒剩的半張。 我定睛一看,這明顯是張真正的百元大鈔。我往化寶爐裡面查看,竟然看見裡面燒的全部都是真鈔。 我朝著嫂子大聲呼叫:「嫂子快看!裡面燒的全部是真錢,這裡地上也有一張。」嫂子愣了一下,也往化寶爐裡面張望。 她突然面色蒼白,立即拿起鐵棒想撈起那些還未燒完的真錢。但是她愈撥動鐵棒,化寶爐裡面的紙幣愈燒得旺盛。 當我提了一桶水來時,紙幣已經燒完了。 最後,嫂子癱軟在地上,失聲痛哭。 嫂子的小兒子從背上脫下書包,拉開拉鏈,用小手往書包裡面一伸,抓出來一疊真鈔,遞給嫂子說:「媽媽別難過,我這裡還有一些,全部都給你。」嫂子搶過真鈔,翻開書包,發現書包裡面有個布袋,這個布袋正是她用來儲存父親留下的那筆錢的。 嫂子一陣昏厥,暈倒在地上。姊妹們聞訊趕來,叫了救護車,把嫂子送進了醫院去。 (完)

09/05/2018 00:00
65171

其他資訊推薦

找不到相關內容

實時天氣

溫度
27°C
濕度
85%
多雲。間中有驟雨。有幾陣雷暴。吹5至7級偏東風及有陣風。
天氣資料由地球物理暨氣象局提供
在澳門時間 2018-07-15 21:00 發佈

七日預報

7月16日 (一)
溫度 28°C
濕度 78%
大致多雲。有幾陣驟雨。吹4至5級東至東南風及有陣風。
7月17日 (二)
溫度 30°C
濕度 98%
早上11時至下午3時內港一帶會因天文潮出現輕微水浸。大致多雲。有幾陣驟雨。有幾陣雷暴。吹3至4級,後轉5至7級偏東風及有陣風。
7月18日 (三)
溫度 28°C
濕度 98%
天氣不穩定。多雲。有驟雨及雨勢有時頗大。間中有雷暴。吹5至7級偏東風及有陣風。
7月19日 (四)
溫度 30°C
濕度 98%
大致多雲。間中有驟雨。吹3至4級偏東風及有陣風。
7月20日 (五)
溫度 32°C
濕度 95%
多雲,部份時間有陽光。有幾陣驟雨。吹2至3級南至東南風。
7月21日 (六)
溫度 32°C
濕度 95%
多雲,部份時間有陽光。有幾陣驟雨。吹2至3級南至東南風。